您现在的位置:

02

2023

-

11

【期刊动态】《科学学研究》2023年第11期封面文章摘要


科技伦理教育体系的系统发展观

——基于“ 六边形教育模型” 的探索

王硕1 ,李正风1,2

(1.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北京100084; 2. 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中心,北京100084)

摘要:建立一个系统完备、符合国情需要的科技伦理教育体系是科技伦理治理的重要基础。科技伦理教育体系建设应当遵循系统发展观,可以概括为“六边形教育模型”:教育理念具有三位一体性,要秉持价值塑造、知识传授与能力培养三位一体;教育目标具有全面发展性,要树立意识和责任感、规范认知与遵循、伦理决策能力等多维目标;教育结构具有多阶递进性,既要体现贯穿生命历程的一致性,又要突出不同教育阶段的重点;教育内容具有专通结合性,既要强调对科技伦理的宏观认识,也要重视对于具体领域伦理问题的理解和实践;教育方式具有整合互补性,既要加强独立式课程教学的理论性和系统性,也要发挥嵌入式伦理教育的实践性和拓展性;教育场景具有灵活开放性,既要注重线上线下教育资源的整合利用,也要重视校内校外教育的互相补充。未来应结合这六个维度,系统地统筹并推进科技伦理教育体系的建设与发展。

作者简介:

王硕(1999 - ),男,博士研究生。

李正风(1963 - ),教授、博士生导师。


 

科技伦理治理的三重境界

王国豫1,2

(1.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上海200433; 2. 中国科协—复旦大学科技伦理与人类未来研究院,上海200433)

摘要:科技伦理治理是推动科技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然而有关科技伦理治理的内涵、外延和边界的解读却仁者见仁。文章认为,科技伦理治理应该包括三重境界:一是针对科技前沿发生的违背伦理的问题的治理,即将科技伦理问题作为治理的对象;二是对科技进行伦理治理,伦理在这里作为规范是治理的手段和重要的工具,强调伦理的规范性和约束性;三是对科技活动的伦理的治理,即好的治理,善的治理。强调治理过程和目的必须是负责任的、符合人类福祉的,并且是可以得到道德辩护的。

作者简介:

王国豫(1962 - ),女,教授,博士。

 

面向统一大市场的人工智能伦理标准

——一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模型

杨嘉帆1 ,刘彦林1 ,李慧杰1 ,潘恩荣2

(1. 之江实验室智能科技标准化研究中心,浙江杭州311121;2. 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创新与传播研究中心,浙江杭州310058)

摘要:建设数字经济时代的统一大市场,须人工智能伦理标准先行。欧美已先行一步加快建设数字经济“统一大市场”,并在人工智能伦理标准研制方面先拔头筹,但在基础理论方面研究较少。本文以人工智能伦理标准的基本概念为突破口,充分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资源和方法,在西方标准理论基础上提出“知识体系- 准则- 指令- 标准”的人类社会运行规则体系。人工智能伦理标准模型——水分子模型——阐明人工智能伦理的社会价值原则如何转移到标准的技术性能原则和经济效率原则的原理和机制,构建一种中国特色人工智能伦理标准的概念与模型,为当代中国人工智能伦理标准及其话语模式提供新的基础理论。在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过程中,人工智能伦理标准模型有助于从底层技术上保障“共同富裕”等中国式现代化价值原则的转移与实现,有助于为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和产业落地提供伦理辩护,有助于加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主体的竞争力、人工智能与人类社会的协同发展。

作者简介:

杨嘉帆(1994 - ),男,工程师。

刘彦林(1980 - ),男,高级工程师。

李慧杰(1989 - ),男,工程师。

潘恩荣(1979 - ),男,教授、博士生导师。

 

大国竞争、高科技产业与创新联盟博弈——政府干预视角下的美国半导体产业全球领先计划

孟佳辉,王健

( 哈尔滨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黑龙江哈尔滨150001)

摘要:以半导体产业为代表的高科技打压与突围成为了大国竞争的焦点。国家竞争力和经济增长与国家创新体系效能息息相关。美国在半导体技术领域采取的创新联盟行动丰富了国家创新体系的理论内涵,意味着政府可以通过干预创新联盟的战略行动来展开大国竞争。本文运用程序化扎根理论方法,围绕联盟博弈这一主题,从政府干预视角对美国半导体产业全球领先计划进行诠释性案例研究。在联盟博弈的战略行动中,美国政府通过设立管理机构,整合多元合作网络,形成了一个对内提升国内生产制造能力,对外进行全球价值链“战略脱钩、重组和隔离”的基本行动策略。联盟博弈经历了一个“伊始- 爆发- 应对”的策略过程,是一个典型的国家创新体系提升路径,形成了一个对内提升联盟合法性和对外降低制度复杂性的持续作用逻辑。这是美国增大与他国之间的技术代差和降低对国际制造业的依赖,进而实现持续领先战略的过程。这对我国吸收国家创新体系治理经验以及分析竞争对手行动都具有参考意义。

作者简介:

孟佳辉(1997 - ),男,博士研究生。

王健(1974 - ),男,教授、博士生导师。

 

产学研融合管理策略与关键核心技术突破

王钰莹1 ,原长弘2

(1. 陕西师范大学国际商学院,陕西西安710119; 2. 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陕西西安710049)

摘要:构建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已成为当前中国制造业打破西方技术封锁、实现科技自立自强的重要路径。制造业领军企业作为引领科技进步和产业发展的核心力量,如何有效主导并管理产学研融合以促进关键核心技术突破,成为当前理论和实践亟需探索的问题。本研究以中国制造业领军企业为研究对象,首次引入管理视角揭示企业产学研融合管理策略对关键核心技术突破的影响机制和边界条件。基于2012 - 2018 年中国制造业500 强集团上市企业的数据,研究发现:(1)产学研链路融合和主体融合管理策略均能促进制造业领军企业关键核心技术突破;(2)两者产生互补协同效应;(3)较高的企业权力配置集中度弱化了产学研链路融合对企业关键核心技术突破的促进作用,但强化了主体融合对企业关键核心技术突破的促进作用。本文研究结论为制造业领军企业合理实施产学研融合管理策略,有效发挥不同策略间的互补协同优势以及利用企业权力配置提升关键核心技术突破,提供有益的理论支持和政策建议。

作者简介:

王钰莹(1994 - ),女,讲师,博士。

原长弘(1963 - ),男,教授、博士生导师。

 

问题导向的基础研究与产业突破性创新

柳卸林1 ,杨培培2,常馨之3

(1. 中国科学院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北京100190; 2. 弗劳恩霍夫系统与创新研究所,卡尔斯鲁厄76139;3. 中国科学院大学中丹学院,北京100190)

摘要:在全球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形下,基础研究在国家发展和安全保障中的作用逐渐凸显。若不能加强基础研究能力,我国将面临越来越多制裁以及“卡脖子”技术的约束,突破性创新也会受到一定的限制。目前,相对于其他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来说,我国基础研究仍存在明显不足,包括基础研究整体投入不足、以企业为主的问题导向基础研究的经费占比低下、不同创新主体之间未能形成稳健的基础研究体系等。基于分析,本研究提出了对我国未来的基础研究和突破性创新具有启示意义的对策和建议,包括平衡问题导向的基础研究与好奇心导向的基础研究,调动大企业的积极性,多元化基础研究主体,建立军民两用的基础研究专项基金,促进基础研究主体的联动以及培养和吸引基础研究人才等。

作者简介:

柳卸林(1957 - ),男,教授、博士生导师。

杨培培(1993 - ),女,博士后研究员。

常馨之(1993 - ),女,博士研究生。

 

 

关键词:

合作伙伴

查看更多 >